當孩子從滑梯「逆向」而上時,我會告訴孩子不可以。

當孩子握著沙要甩、拿著石頭想丟時,我會告訴孩子不可以。

當孩子動手推擠打人時,我會告訴孩子不可以。

孩子會說:「某某某也這樣呀!為什麼我不可以?」

我通常會曉以大義與長篇大論,重點是「不對就是不對」,別人做不對的事情,不代表你也要做不對的事情。

 

最近因為戶外學校的籌備,與許多的家庭聊到「教育」這件事。由於我們家截至目前已篤定去唸宜蘭人文國小、國中與行動高中,因此對於就學可說是輕鬆以對。但其他的家庭就不是如此,要「離鄉背井」前往宜蘭就學,是許多家庭嚮往卻不可及的事情,他們擔心,孩子如果不提前「做好準備」,會無法面臨一般國小的「挑戰」。

一次次的討論、一個個家庭的無奈,讓我今天幾近無言,甚至有股想大哭的衝動。我不是教育專家、我不是教改先鋒,但我認為:

本來國小才應該教學的注音符號,國小老師不教或縮短教學時間,這是不對的事情。

本來第二語言學習,該在母語完善後再導入,國小一年級、甚至學齡前就強調,這是不對的事情。

本來孩子就該是活潑好動的,動的夠才靜的下來,卻在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動」的無奈下,被要求要乖乖坐好,否則貼上過動症的標籤,這是不對的事情。

本來童年是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我們小時候上了國中才會面臨的學業壓力,這一代卻提前在國小、甚至幼稚園被迫面對,這是不對的事情。

本來自然和人類就需要和諧相處和互動,但孩子從小就被放進一間間的才藝教室、一座座的室內遊戲場,有太陽不出門、起風不出門、下雨不出門、睡過頭不出門,這是不對的事情。

 

我告訴我自己,「不對就是不對」,別人做不對的事情,不代表我也要做不對的事情。

 

如果我不能改變環境,我就挑選環境;如果我不能挑選環境,我就創造環境。

這不是寵孩子、這不是溺愛孩子、更不是直升機父母的作為,而是把「童年」還給孩子。

當他玩夠了、當他看遍了、當他懂了,他會找到自己的路,然後讓自己的天賦自由。

 

不對就是不對,重點是我們有沒有「做對」的勇氣。

    全站熱搜

    綠豆粉圓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