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最近在臉書的社團中,與朋友聊教育的部份內容摘錄過來,期待能引發更多的思考與討論...

***

黃淑文在【媽媽的讀心術】中寫到:『陪伴孩子,就像照顧種子長大一般,你必須做的,其實只是適時澆水,施予養份,觀察種子的需要 (而不是用你自己的期望揠苗助長)。大部分的時刻,我們並不知道親手所照顧的種子,是一顆怎樣的種子?會開出怎樣的花朵?(恐怕要種子一邊成長、一邊探索,最後由它自己來決定,要長出什麼樣子。) 身為種子的守護者,我們只能不離不棄地等待和觀察,傾聽種子發出的各種訊息,必要時給予各種協助。』

我們選擇「自主學習」,是為了讓種子在合適的土壤中成長。現在的學校,就像把西瓜、草莓、橘子、蘋果...,全種在同樣的土壤、用同樣的肥料、要求在同樣的時間收成。

我們都知道植物的不同性,卻刻意忽略了孩子的差異性~~

***

最近因此構思著孩子未來的教育之路,暫停了網誌記錄的工作,花大量的時間在閱讀、蒐集資料、並和自己對話與辯論

也因此有許多愛兒思的家人,遇到我就會跟我談「教育」的議題。

我非常歡迎大家正視與重視孩子的「教育」議題,也非常樂意和大家進行討論,因為藉由互動,我能夠更掌握自己的思緒是否有所遺漏。

只是在對談中也發現到幾個狀況,讓我得先停下來,請大家在談「教育」之前,先問自己、先問另一半以下幾個簡單的問題。

問題很簡單,就是5W1H而已。

Why 孩子為什麼要學習?

Who 孩子應該向誰學習?

When 孩子什麼時候開始學習?什麼時候結束學習?

Where 孩子在哪裡可以學習?

What 孩子應該學些什麼?

How 孩子應該如何學習呢?

如果你願意,歡迎在這裡和家人們分享你們討論的答案喔~~

希望藉由這樣的討論,可以讓大家早日脫離18世紀工業革命的教育模式、觀念和枷鎖~~

***

我相信很多家人雖然沒有回應,但應該有在心裡開始思考這些問題,也或許已經和另一半在討論了。

教育應該是相當「個人化」的議題,尤其是我們以適性教育的角度來看待時,因此每個家庭、每對父母、每個孩子都該享用「個人化」的學習歷程。

但~~公立學校以同一套標準課程要求每一位孩子遵守,理念學校則或有另一套標準"觀念"要求每一個家庭配合,如何在教學現場落實「因才施教」、「適性教育」呢?將會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如果家人思考過第一層的問題,接下來我要提出第二層的問題,家人們可以在回答後,檢查看看是否有所矛盾喔!

Why 孩子為什麼要上學?

Who 只有老師(指具有教師資格的人)才能擔任「老師」嗎?

When 孩子放學後還在學習嗎?(不是指補習喔) 假日還在學習嗎?6歲一定要進國小、12歲一定要進國中...嗎?

Where 孩子一定要在「學校」才能學習嗎?不進學校能學習嗎?

What 孩子一定要按照國語、數學、社會、自然...等學科、遵照教育部的課綱來學習嗎?

How 孩子只能從課本、從老師、乖乖坐在教室當中才能學習嗎?

期待大家在思考和討論的過程中,開始對自己的教育觀念抽絲撥繭,從大方向中逐漸撥雲見日,找出最適性的那一條路~~

***

我們家沒有實際進入過華德福或人文的教學環境,我以目前腦中的資訊提供參考,還請大家幫忙補充。

我認為無論是蒙特梭利、華德福、人本森林小學、人文國小,都有共同的理念:以孩子為本、從孩子的角度來思考教育這件事。

而我認為的差別在於,部份「教育學派」會有其觀念上的限制 (要求、暗示...),例如幾歲前應該怎麼樣/不應該怎麼樣,家裡的環境應該怎麼樣/不應該怎麼樣 (如果有瞭解各個學派的主張,應該可以瞭解我想說的)

但我之所以崇尚「適性教育」的原因,在於每個孩子、每對父母、每個家庭的獨特和差異性,絕對沒有一套理論或系統,可以套用在每個孩子身上的

如果教育學派仍然有其堅持和主張,卻忽略了孩子的獨特和差異性,那麼,這些堅持和主張,就成了另一道教育的枷鎖,甚至,成了宗教般的狂熱迷思,讓身處其中的成員,無法跳脫中立的思考。

***

我自己試著這麼比喻,用體育界的隊伍來看,A學派是洋基隊、B學派是國民隊、C學派是......。

但我們需要的教育是「明星隊」,像要打奧運時,會依據當時的狀態挑選各隊的選手組成明星隊。

舉例來說:孩子善於從具體操作學習,那我們就提供蒙氏的教具;孩子喜歡自然觀察,那我們就提供華德福的自然課程;孩子想要挑戰數學邏輯思維,那我們就提供人本的數學想想...

唯有各教育學派吸取他人長處,並且支持者停止相互排斥和攻擊時,「理念教育」才能成為顯學,才不是少數人在進行的運動,然後讓公立學校如同大恐龍般的不用改變...

***

各個教育學派的發想創辦人,都具有相當崇高的理想和視野

但問題在於後續接班的人,以及跟隨的支持者,是否能夠以同等高度的理想和視野,在看待教育的議題呢?

是否願意以「有機體」的概念,不斷的對現狀提出質疑,然後修正調整和改變呢?

還是固守著幾年/幾十年/幾百年前的「教條」,不經思考卻要求所有人遵守不可忤逆呢?

***

今天在閱讀故事屋創辦人張大光的【不教孩子 只說故事】一書,當中就有聊到「從眾」這件事情~~

P.13 許多父母都很怕自己的小孩跟人家不一樣,希望他乖乖念書、五育均衡,每科最好都在平均水準之上。

就像「星光大道」製作單位總要求那些參賽的年輕弓朋友,既要能歌善舞又要動靜皆宜,簡直希望各個都能成為「全方位藝人」。

但試問,這世界上有多少位全方位藝人?

好比你叫陳昇跳舞,如果他跳得很好,他就不是陳昇了...

又例如伍佰,號稱把國語歌唱得最像台語歌的天王;而江蕙,則是把台語歌唱得最像國語歌的天合,大家都超愛他們的與眾不同,誰會去強迫他們改變原本明明就很擅長的歌路?

於是我們從許多成功的歌手身上看到,有特色永遠比全能來得重要,不是你歌唱得好、舞跳得棒,就能成為藝人,也不是每一個歌唱比賽的優勝者都會紅,如果他不夠有特色,很容易就被淹沒。

「我們都希望我們的孩子,長大能夠與眾不同,但在他小的時候,我們卻又不希望他特立獨行!」

若他長大真的出類拔萃,小時候怎麼可能會跟別人一模一樣呢?

***

我覺得我們這一代,在求學過程中,習慣以「分數」、「名次」來評斷自己或別人是否成功、是否具備競爭力。

因此工作後,也就習慣以「薪水」、「職稱」來評斷自己或別人是否成功、是否具備競爭力。

卻忘了,當年為了爭取分數,少了童年的笑聲、少了遊戲的樂趣、少了和自然萬物相處的本事。

也忘了,現在為了爭取薪水、職稱,少了和家人的相處、少了陪伴孩子的時間、少了享受幸福的時光。

我們這一代所經歷的,我不想下一代再重蹈覆轍~~

***

剛才正好看到商業周刊把印度Infosys的故事放上網站首頁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article.php?id=22222

當孩子好不容易拿到文憑想要就業時,卻發現絕大部份的「工作」都被外包到印度和中國時,這所謂的競爭力,就不是哪間學校的文憑了。

競爭力在於孩子的創意創新創造能力、適應力、團隊合作、領導能力...,但我列的這四個,似乎學校都沒有教...

***

所謂「人本」以人為本的觀念,和台灣的人本教育基金會所推動的理念,不盡然完全相同。

我所認為的「以人為本」,是建立在相互尊重為獨立個體的前提下,去除以前身為父母、師長的「威權」,將孩子、學生視為「人」來看待、溝通、相處。

我舉個在人本基金會森林小學中會出現的場景,一位新手老師走進教室,滿懷緊張的將準備很久的課程呈現出來,底下的學生因為各自的原因不想聽課,有的學生跑出教室、有的學生趴在桌上、有的學生直接躺在地上......

以森林小學的角度,老師必須要提升自己的教學內容,用吸引孩子的方式讓孩子回到課堂上,而不是用命令或強迫的,在此之前,孩子這樣的行為是被允許的......

就老師在教學內容提升的方面,我認同;但從「以人為本」的尊重前提下,我極度不同意。

試想,如果妳跟我說話,我不想聽,於是就躺在地上,妳會有什麼感覺?

同樣的回到那個課室中,孩子呈現出如此的行為,反而成了另一種威權,也就是孩子最大、老師家長變小了。

這是走天平的兩端容易發生的情況,我欣賞楊文貴教授的原因,就是他不斷地在各種教育型態中尋找平衡點,也就是中庸之道,在還給孩子學習自由的同時,也兼顧到孩子人品的成長,以人文國小的唯一校規「輕聲緩步」為例,就是提醒孩子從內心自覺後的尊重他人的行為。

回頭來談到霸凌事件,這已經不是以法律或家庭單一層面可以處理的問題了,更不是有體罰或沒體罰就可以杜絕霸凌。

台灣的孩子,多數都是衣食無確的,以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來看,這些孩子開始尋求認同和成就感。

但在學校裡面,以成績、名次做為成就的定義,頂多只能讓前五名的孩子感到成就感,假設一班有30位孩子,那麼後25位就會在學校找不到成就感。

於是,黑道給予了這群孩子一個溫暖的團體、情色產業讓這孩子以為自己有能力賺錢,孩子們在當中獲得認同和成就感,然後開始「比拳頭大」,回到叢林法則、弱肉強食、以大欺小,藉此再加強自己的成就。

近期新竹的事件會鬧的沸沸揚揚,是因為霸凌的學生,還將過程錄影並上傳網路。我們的角度覺得霸凌已經很不可思議了,怎麼還會錄下來、怎麼還敢上傳網路呀?

但霸凌的學生,卻不是這麼思考的,這原本是她們要炫耀的事情,原本是她們覺得驕傲的事情吧~~

 

我們這一代的教育,讓我們養成了單一答案、單一思維的個性,政府官員亦是如此。在思考一個問題時,無法進行全面通盤的檢討與調整,政府的做法彷彿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無法根治。

而社會的輿論,也只流於批評,或是找個代罪羔羊(例如人本基金會的零體罰主張),然後抨擊說因為零體罰所以有霸凌...

不是的,任何一個社會問題,絕對不是只有一個因素所造成的,也不可能找出一個方法就解決了。

 

我們現在推廣多陪孩子、多和孩子一起玩、為孩子營造團體、並在團體中學習什麼是團體,當中也潛藏了杜絕霸凌的因子在其中。這樣的力量是潛移默化、需要時間的,但現在不做,明天一定後悔。我們仍然相信「把愛傳出去」的力量,總有一天可以讓良善的概念星火燎原的。

***

在瞭解一些孩子進入體制內學校「受傷」後轉至理念學校的經驗,才深刻的認知到,無論父母有多麼強烈的教育信念:例如快樂最重要、成績不重要...,卻無法保護孩子不去面對體制內的教育價值觀:成績、名次、作業、隱性競爭...。

當孩子隨著年齡漸長,對於同儕和同儕環境的認同會與日俱增,再加上如果學校老師不做適度引導 (甚至還落井下石) 時,我們得思考以下情景:

A)孩子月考成績考不好,家長認為成績不重要,但孩子卻必須面對來自同學和老師的眼光、排名,孩子的心會不會受傷?

B)孩子放假的作業很多,家長認為假日應該要家庭出遊,但孩子心中卻擔心作業沒寫完,等到上學時會受到老師的責罰,孩子的心能真的快樂嗎?

 

台北市、新北市已經有不少的國小在課程內容、社團活動做出自己的特色,許多家長問我,為什麼不選某某國小?

我說:學校的制度目前還跳脫不出以紙筆方式做為評量考試的方法,也無法將成績做為孩子學習程度的評量而進行加強或加速,回家作業的多少變相成了家長認為老師認真與否的指標...。在許多的面向未做調整前,體制內學校仍無法成為我們的選擇。

對教育的想法的家長,請務必要閱讀「慢的教育」,尤其是第6章:學校-考試的地方;第7章:家庭作業-戴莫克里斯之劍。藉由作者探訪全世界的教育現況,可以對自己家庭要走的教育之路有更多的深層思考。

***

習慣成自然,我們從小都是從這樣的教育體制成長的,目前的教育官員、老師們更是這樣教育體制的佼佼者。

就像我們習慣用右手,要不用右手很難;我們習慣開車靠右邊,要換成左邊開車也會怪怪的。

對於教育亦是如此,我們必須重新思考:「如果沒有學校體系,孩子還要不要學習?」這個議題,想通了,對孩子在長達十多年的教育之路,絕對有很大的幫助。

創作者介紹

綠豆・粉圓・爸

愛兒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gdsblog
  • ■ 教育很重要
    ■ 生活很重要
    ■ 親子間的相處,個人感官的啟發也非常重要

    ■ 孩子不需要一直被評斷給分數,孩子可以為自己打分數,快樂的分數
  • 小公主
  • 學校以學生為主角為本位為中心 學生是小孩子老師要愛護要照顧要包容學生 做好兒童生活輔導及保育 加強本土語言教學輔導網 要修改教師法 明訂學生福利法給學生有保障 推廣家庭教育及親子教育 機關學校附設幼稚園託兒所國小安親班 高職以上多設幼保科幼教系教育系特教系音樂系美勞系體育系中文系英文系自然系社會學係社工系心理系老人及兒童福利系護理系等 推廣教育幼教科系很重要 幼稚園及特教班二個老師帶班級 學校增加閱讀課基本常用補充教材 要減少作
  • hafamily
  • 教育真的粉重要ㄋㄟ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