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月份,PG的Nancy媽咪有在揪幼兒足球的課程,儘管從小綠豆哥哥就對踢球很感興趣,但當時的我覺得踢球是件自在快樂的運動,不想太早讓綠豆哥哥被足球的"規則"給綁手綁腳。

直到最近綠豆哥哥跟著我一起看世界盃足球賽,把場上每個角色都問得一清二楚後,跟我說:「我長大以後也要去足球表演 (因為有很多觀眾)」,我想,或許幫他安排正規足球課程的時間點已到,幸運的是Nancy媽咪的幼兒足球還有三堂課,便邀我們去體驗看看。

2010-7-1 上午 09-45-50.JPG

教練哨音一起,所有孩子立刻圍坐在教練身旁,教練拿出一頂香菇帽子,告訴孩子待會要來抓香菇寶寶,原來這就是熱身呢!幼兒足球的教練也得花不少巧思來設計每項活動的橋段喔!

課程開始沒多久,我就有了很深刻的感觸:「孩子的學習環境中,"男老師"的角色不可或缺呀!」儘管教練並不兇,但語氣就是標準男人的口吻,尤其在帶領熱身和練習的過程中,指令相當清楚明確、動作則相當迅速確實。

然而在幼兒教育的領域,"男老師"的比例之低,甚至回到家庭當中,教養的責任也多落在媽媽身上,儘管我手邊沒有研究數據,但我直覺如此性別失衡的教育環境,對孩子一定是有著負面的影響。尤其是小男生,在極需建立其模仿的對象時期,週遭卻沒有一個男性成人的角色擔任正面的教材,豈不怪哉!?這也難怪對岸的教養專家 孫雲曉 要撰文《拯救男孩》。

2010-7-1 上午 09-48-33.JPG

家族中位居孩子大哥的綠豆哥哥,加上長輩親戚會刻意讓利於他,因此當面對身強體壯的教練、年齡較長的哥哥姐姐、和技術較好的同齡球友時,第一次學習正規足球課程的他自然是挫折連連,不過我覺得,若能帶著哥哥以聖嚴法師的名言:「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的原則來正視挫折感,反能將它變成很正向的學習經驗。

綠豆哥哥從熱身時追不上教練,到練習雙腳跳躍角錐時,習慣一腳前一腳後的跳,過程中雖有挫折,但在自己和我的鼓勵下,立刻自我打氣,起身再練習。

2010-7-1 上午 09-55-13.JPG

綠豆哥哥的得失心較重,是我們很早之前就觀察到的;而粉圓弟弟則就屬於大喇喇無所謂型,即便把角錐踢翻也絲毫不在意。

2010-7-1 上午 09-57-09.JPG

其他的孩子的基本功已經練的很不錯,綠豆哥哥則是拿出他從小"自學"足球的功夫,進行接下來的射門練習。

2010-7-1 上午 10-02-36.JPG

接著教練讓孩子上場和他一對一PK,也就是要從教練的腳下搶球然後射門。綠豆哥哥在一旁觀察後,跟我說他不要上場。

我心裡略知原因,但還是詢問他為什麼不想上場,綠豆哥哥沉默不語,腳步緩緩後退,我留給他一些時間思考,然後再到他旁邊,和他一起思考該怎麼處理這個狀況,很明顯地,他是看到教練的身高和技術,自認為無法獲勝,為了避免失敗的痛苦,還不如不要參賽。(他不知道教練並不會使出全力)

最後,我們想到綠豆哥哥和我同隊,一起來挑戰教練的方法。此時,場上也換成兩個孩子一起合作,於是我問綠豆哥哥要不要和小朋友同隊進攻,有了人數優勢後,他終於願意加入戰局,這一切教練也看在眼裡,於是幫他們再加一人,果然射門得分後,綠豆哥哥就一掃先前的憂鬱,變得興奮無比。

2010-7-1 上午 10-30-01.JPG

接著進行孩子的分組對抗賽,三個男生站在球門前,還頗具威風呢!

2010-7-1 上午 10-32-03.JPG

只是說到這團隊默契呀,幾乎是沒有,無論是自己隊友還是敵隊運球,每個孩子就是搶呀搶的,光是要搞清楚自己的球門目標是哪一個,就讓孩子有些昏頭,看來是無法要求他們助攻、傳球了。

2010-7-1 上午 10-37-10.JPG

不過有菜鳥綠豆在場,他的那一隊總是被敵隊攻破,於是教練將綠豆哥哥換隊,這隊有個很強的小女生,看能否維持剛才的不敗記錄。

然而和綠豆交換的那位大哥哥也很厲害,因此綠豆哥哥這隊首嚐敗績。還好後來在小女生的努力之下,總算帶著綠豆哥哥取得一勝。

2010-7-1 上午 10-38-16.JPG

最後,教練原本要媽媽們分隊PK,後來則是所有小孩一隊、所有家長一隊來比賽,姍姍來遲的粉圓弟弟,則擔任家長這隊的守門員,想不到他還真的擺出守門員的架勢耶!他從哪裡學會的呀??

2010-7-1 上午 10-59-44.JPG

比賽開始,大人小孩們激烈地搶球,綠豆哥哥一見控球權被家長拿去時,就會奔回球門前守門。看來綠豆哥哥人生首次的正式比賽,他對於"不想輸"的念頭,大過於"想贏"的渴望,不過或許也和足球技巧還不純熟有關,值得後續觀察。

2010-7-1 上午 11-00-13.JPG

孩子的球門屢被攻破 (家長隊不是故意的,有時只是要傳球卻進球),有孩子和綠豆哥哥一樣"嘸呷意輸ㄟ感覺",不過當比賽繼續進行時,看著綠豆哥哥自我打氣的模樣,可愛又有些好笑。

2010-7-1 上午 11-05-59.JPG

孩子們相當認真盡力,終於穿過家長隊的人牆,順利得分。

不過在最後一場比賽時,原本在幫忙攝影的媽咪無心起腳卻射門得分,教練哨音響起宣佈比賽結束時,只見綠豆哥哥嘟著嘴背著我們走去,然後一屁股坐在草地上,這孩子又被"輸"給重擊了。

2010-7-1 上午 11-06-32.JPG

我緩步走到綠豆哥哥身邊,先給他一些沉澱的時間,接著和他聊聊他的感覺,不服輸的他說著說著,眼淚就掉了下來。安撫情緒過後,我帶著他理性的思考輸的原因,接著鼓勵他下回要更努力,才能贏回來。

彷彿經歷一場輸與贏的震撼教育過後,我說的話綠豆哥哥能聽進去多少,尚待觀察,不過至少他沒有一直沉浸於難過悲傷,沒多久就恢復活潑的笑容了。輸贏這門課程,原不在我的預料當中,卻來得及時,或許在溫馨的PG活動之外,孩子也需要競爭的環境,才能體會到某些的人生課題。

【延伸閱讀】

綠豆哥哥初騎腳踏車 @美堤河濱公園

台北體育場觀聽障奧運田徑比賽

飛碟球高手

【網路相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綠豆粉圓爸 的頭像
綠豆粉圓爸

綠豆・粉圓・爸

綠豆粉圓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